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伤感美文 > 深夜念家

深夜念家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4-06 21:06 阅读:

编辑荐:如果事业当真有成,那必定风光无限,可是一事无成的话,也必定心生怯意,故乡父老的那张面孔,真的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不敢正视。

此刻,窗外寒风凛冽,窗里浮烟缭绕,钟表声戛然作止,一切静谧无比,时光也如同沉寂一般,于这一刻,似成隽永而引人沦陷。

已不记得上次念家是在什么时候,或许家的概念,随着时日的变迁和脚迹的远移,已经轻轻的淡出了我的眼角,又或是在内心某处,被深深的隐藏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想家的心情如此迫切,还记得上次离家的时候是这一年的八月二十五日。清晨,母亲起的很早,忙里忙外,而我还在熟睡,只是隐约听见叮当的声响。在我的记忆里,这是多么熟悉的一种声音,它几乎陪我走过整个童年。母亲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农村妇女,没有读过书,平时话也很少,遇事从不与人争执。我曾几次问起母亲,妈,你怎么就不读书呢?当时你娘家挺富裕的,经济上完全没有问题呀!母亲则总是唉声叹到:“当时你舅舅还小,家里人又都很忙,你舅舅总得需要人照顾吧!”看着母亲苍老的双手,我总莫名的心酸,如果时光倒回,我相信母亲一定不会让这样的缺憾再次重临。

吃过早饭,父亲和我急匆匆的出门,那天天气不好,阴雨连绵,道路泥泞。父亲是开车送我的,在路上折腾了好长时间,到车站的时候,东方已白。父亲叮嘱过后,我就提着行李箱上车了,走的很决绝,可是看着车下挺立的这个男人,我的心头又是一凛。他为了这个家,二十多岁就已经在江湖上飘摇,那张饱经沧桑的脸,是岁月的刀痕,岁月太过无情,每一刀都不留情。看着他那瘦骨嶙峋,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想起了台湾作家龙应台《目送》里的一段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可能,生活的本质就是渐行渐远渐无书吧,你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背井离乡,忙到不知所以,苦抑的生活,使你精疲力尽,而父母望断秋水,又层峦叠嶂,给你的只能是一双思切殷殷的目光。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每次读到大诗人宋之问的这两句诗,总是会在我心里激起层层涟漪。如果事业当真有成,那必定风光无限,可是一事无成的话,也必定心生怯意,故乡父老的那张面孔,真的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不敢正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