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不远-我心中的历史人物作文600字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08 17:43 阅读:

不敢说韦应物,不敢写韦应物。正是因为他的恬淡,清韵,我怕我说出来会轻了他。

初读韦应物是《滁州西涧》,在那年寒假。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初读此诗,我很难想象一位男诗人会有如此细腻的内心,写出如此闲适,又略带忧伤的诗。我仿佛回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站在空无一人的郊野的渡口,暮春郊野的渡口啊,沥沥淅淅的树荫深处黄鹂发出的啼叫拨弄着我的心弦,我执着于自甘寂寞的涧边草,却无意于黄鹂。春潮伴着夜雨沙沙地下着,空空的渡船兀自漂浮着。且一首《滁州西涧》便在我心中浅唱低吟了,这时我所理解的韦应物,是孤寂忧伤的。

再读便是《幽居》了。韦应物笔下勾勒的悠闲宁静的境界,我曾心驰神往地吟诵过“微雨夜来过,不知春草生。青山忽已曙,鸟雀绕舍鸣”,这比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更显含蓄,饶有生气了。“自当安蹇劣,谁谓薄世荣”就更体现了韦应物口中的“幽居”了,诗人只说自己的愚拙,却不说自己的清高,他是真正把自己与隐士区别开来了。这时我所理解的韦应物,是高雅闲淡的。

在我看来,这两首诗虽风格不一,但都有秾丽秀逸的一面,《滁州西涧》中的简洁朴素与《幽居》中的不眈世荣。对于“自当安蹇劣,谁谓薄世荣”来说,我并不认为这是诗人单纯的自嘲,也不是看破红尘而去的归隐,而是对官场的厌倦,想得到解脱罢了。

但是,再多的语句也无法描绘出韦应物,就像侧影始终拼不成一个女子一般,我只能靠着自己贫瘠的语言与理解来描绘出我心中那个尚不完整的韦应物。

而今,韦应物的暮春渡口还在等待,只要你停留;韦应物的山中清流仍在潺潺,只要你聆听;韦应物的卓然身影依然不远,只要你回首。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