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夏日蝉歌

夏日蝉歌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06 21:44 阅读:

炎炎夏日,再没有比 蝉唱得更响亮的歌手了。

听,那一阵阵长长的“唏——”声,简直就像一排排热浪滚滚涌来,并且一浪高过一浪;又像尖锐的电锯声折磨着你的耳朵,叫你无处可避。如果不换气的话,我深信人类胸腔发出的声音绝对没它持久,不信你长啸一声试试。

这震耳欲聋的“唏——”声尚未停歇,蝉族中的男高音——知了——已迫不及待地登场了 。它生怕你不知道似的,用高音喇叭将“知——了 ,知 ——了, 知——了”播上几百遍,而且每个尾音“了”都如戛然而止的响笛。其体力之强,底气之充足,声音之粗犷宏亮,实在令人咋舌!时光就在它一声声的“知——了”中走远。

在这燥热的三伏天中午,吹着电扇还不停流汗,昏昏欲睡时,另一棵树上又一种蝉开始高歌了。序曲是一段马达颤音,接着“哇叽叽,哇叽叽,叽叽呀,叽叽呀,无叽呀,叽呀呀, 咭呀呀伊,依叽叽,叽叽叽……”。不停地唱,中间还要换好几回曲调,转调时加以独特颤音,真个叫疾缓有致,抑扬顿挫,不愧是歌唱的高手!

乱哄哄,你未唱罢我登场。睡意朦胧中,不知哪里又飞来一只,它不甘寂寞地鼓动翅羽,在高枝上开始表演了:“喝啦姐,喝啦姐,忽悠姐,喝……姐,喝……姐……”类似的声音吧,也能连续叫上几百声。

还有一种蝉的歌声尤为独特,先是“弯嘤弯嘤弯嘤万,弯嘤弯嘤弯嘤万……”激情昂扬地唱上一阵,然后以一声长长的“呜嘤——”结束,最后扑楞着翅膀,潇洒地飞往别枝继续高歌。这种蝉个头大,体健硕,长相漂亮,鸣声惊人,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它的歌声,但稀少,不常听到,似乎北方居多。

如果是清晨来听,那叫得秀气,声音尖尖,又带些羞涩感的,可能是刚出土的蝉。“哇咿呀,哇咿呀……”大有“犹抱琵琶半遮面,未成曲调先有情”的味道。

从蝉多样鸣声中我们就能得知蝉的种类之多。有些树木蝉特喜欢,像槐树,梧桐树,松树等,夏日清晨,你只要看看树下一个个小圆洞,就知道有多少只蝉出世了。

总之,这些颤音哥们,身居高枝,各怀绝技,黎明即歌,一直唱到暮色四合,月上柳梢。并且越是燥热的盛夏,或是暴雨后,越是唱得起劲,尤其是群情激昂的大合唱,如摇滚乐般震耳欲聋,清脆的鸟叫声反倒成了陪衬。

其实蝉也像所有的昆虫一样,有相当高的警惕性。当你靠近树干,发出些微响声,它会立马停止歌唱;若去捉它,它会疾速抖动翅膀,出其不意向你身上喷洒几点液体,然后惶惶逃窜。据观察,会叫的都是雄蝉,雄蝉的警惕性比雌蝉高的多,所以,雌蝉被捉的几率要大得多。雄蝉和雌蝉很好区别,雄蝉尾部秃秃的,而雌蝉的尾部有一根针,用于产卵的。

记得有一年夏天日全食,9点多钟,天色阴沉,太阳完全黑暗时,那唱得正热烈的蝉声,骤然停歇,了无声息。那一刻沉闷寂静到极点,感觉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一般,心内惶惶,不知所措。我感觉到昆虫的灵性甚至比人还灵敏。

蝉是一种洁净的昆虫,附高枝,吸食汁露。小巧玲珑的身躯上,生着一双透明且带花纹的翅羽,光泽美丽,让人倾慕。虞世南有一首咏蝉的诗说得最好:“垂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不仅赞美了蝉的高洁和声清流远,同时也隐喻人格高尚自然能声名远扬。

从地穴到高枝,从暮春至深秋,在清风朗日下,它们不停地歌唱,尽情地歌唱,无所顾忌,不知疲倦,歌唱自然,歌唱生命的辉煌,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何其自在,何其洒脱,何其无畏,何其悲壮!

像小小的蝉一样高歌吧,无论生命多么卑微或短暂。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