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心湖

心湖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06 21:44 阅读:

一湖荷,一岸柳。荷看柳絮飞,柳望荷尖雀。同一片夏日的天空下,薄云半缕,轻风带雨。

执墨湖水云作纸,思念为笔情写诗。横斜的风,垂直的雨,落洒在心湖上。荡起的浪,发响的桨,一声苦过一声。

轻舟缓缓在湖面上飘荡,木头样的女子独坐船尾。撕碎了半船莲,柔烂了半船荷。直直的勾眼望望天又望望水,把碎莲碎荷扔进湖里、飘泊在水面。绿色、粉红、织成了一张网,网住了小船四周的湖水。

她靠着船弦边,把手伸进水里。冰凉的水从手掌浸湿着心,蔓延着透心的伤痛,灰暗的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顺着她发丝流下。她没有任何感觉,继续把湖水往小船里舀。她的脚已经泡在水里了,脚面上飘着被撕碎的花瓣和碎叶。

也是那个灰月的夜,她和他划着这条小船,轻盈着幽香的湖水和绵绵的月光,影随水动,船就弯月。四围的蛙鸣,凝固了满湖的月光,桨落丝弦音响了三生三世的情缘,誓言了交心相依的一辈子牵手。

脚底慢慢的被水淹了,冷冷的凉凉的,她感觉到脚没有了温度,而且还在冷去。

也还是这条船,也是这样一个灰暗的夜。他们俩坐在船头,几丝凉风,几滴细雨,缓缓的飘在水面上。不时的鱼蹦上小仓,折腾着水响。不时的小雀从眼前飞过,还落下一串雀跃声。不时船头船尾跳起红鲤扑腾着月光下的银色,搅乱了船头一双相伴相偎的人影。

仓里的水已经很多了。淹到了她的小腿。她一动不动,麻木了整个人。她还在往船里舀水。

远处,黑暗中好多人在呼喊在照亮在寻找,聚集在湖边。她听到了又像没有听到,任由小船慢慢往下沉。水已经淹到了她的腰,就要沉下去了。

车祸带走了他,也带走了她生活的希望,她要追随着他、陪着他,不能让他在那边孤独。于是,她悄悄的把小船拖到湖里,回想着他们相识相亲相爱的一湖幽静的水,她相信他会在那里等着她。

一束雪亮的灯光照到了她。小船马上就要沉了。几声扑腾跳水的人飞快的游向她,把她从水里拖出来。

她已经呛昏迷了。人们把她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

月光苍白凄惨的落在湖面上,刚才还喧闹的湖水一下子变成了一片宁静。几声蛙鸣,几声雀跃,星光点点中远远的望着一湖清水满湖月光。

第二天,她趁着陪伴她的人瞬间离去的机会再次不见了。人们到处去找,但没有找到。那艘小船还停在她家后窗下,一根细细的船绳一头系着小船,一头留在窗里。栓住了船,牵挂着心。没有人再看见过她,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