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成了一次心灵的救赎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08-06 21:44 阅读:

我读过两遍《追风筝》的人。每每读完,内心都是沉重的。我知道他在救赎自己的灵魂。但是,他的救赎来的太迟了。迟到已经无法弥补那曾经难以启齿的疼痛……

我们总是在错误发生之后才想到弥补,也只有在悔恨的时候,才想到救赎。将善意留给下一个我们不曾伤害的人,希望能让曾经被杀死的人得到慰藉。好似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我们的心就能得到赦免,我们所犯的错就如同风过后的云散,无从寻逆其踪迹。

何用之有?伤害依旧存在,只是你唯心般的认为,它被得到了救赎,被得到了原谅。如同一只鸵鸟,只要把头塞进沙堆里,就觉得自己已经全身而退。

人的错,千万种,因寂寞而犯的错却多半逃不出个情字。寂寞时多易于流连于花市,看百花争艳,赏白鸟争宠。常与花边过,香气怎不得沁入骨髓,迷得人流连忘返。

无人能逃得过柴盐的世俗,却总是希望能在世俗之间寻找一丝仙气。但寻仙之旅又谈何容易。途中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诱惑和错误的自我暗示。

他曾约你一同去海边看日落。原本你是拒绝的,但当他告诉你,这是大家的集体活动时,你也就不再推辞了。

当海边落日的余晖渐渐从你脸边褪去,你俩坐在黑色的沙滩上等着看落日,突然,他问你:“看过夜里的海吗?”你用手托着腮帮,倾听着海浪击打礁石所产生的碰撞声,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看过。害怕。似吃人的野兽,嘶吼,狂野。毫无浪漫可言。”

“害怕夜。”这好似是自言自语的复述,又好似是他提出的新问题。

“害怕夜行的路。”你转头看向夕阳落下的方向。橘色的太阳已快接近海平面,原本湛蓝的海面变成了金色。灿灿的有些晃眼。沙滩上漫步的情侣正在以夕阳为背景,摆出各种亲昵的姿势。整个海滩弥漫着甜蜜的味道。“当然,我也想看夜里的湖。”突然,你没头没脑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推开窗,月光洒进漆黑的房间,蝉鸣打破了寂静的夜,目光可及之处恰好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渔夫正在船上吃饭,橘色的灯光点缀了跳跃的湖面。而远处山上阿妹的情歌成了月亮的安眠曲,我看着月亮躲入薄云里,渐渐睡去。天色并不黑,深蓝色的基调,暖黄色的星星。我融为了自然中的一粒尘埃。”

“喜欢湖。”这次应该是一句复述了。他身体向后,用手撑着地面,侧着身与你说话,“那,下次我们去看湖。”

你收回看向夕阳的目光,痴痴的望着他。他算是个不错的男孩,过于白皙的皮肤,消瘦的背影,说话带有南方口音,喜笑,年龄比你小两岁。但是自他说出那句‘下次我们去看湖’时,你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你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你并不知道他邀请你看湖是基于你喜欢湖还是基于别的什么?你开始猜测。当第100种猜测从你心里闪过的时候,女孩子特有的细腻告诉了你答案。

但你又不确定,自己猜的是否正确。毕竟这只是你自顾自的揣测。

沉默,无尽的沉默。

终于,你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说:“走吧,天快黑了。”

“如果你是一座孤岛,那我应该就是那个在渔船上煮饭的渔夫。”他率先起身,向你伸出一只手,试图帮助你优雅的站起来。

你又愣住了。你看着他伸出的右手,回想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你犹豫了,你不知道是否该握住他看似温暖且友好的右手……

他要送你回家。陪你走过那段灯光不明的漆黑小巷。你没有拒绝,因为你真的害怕夜行的路。你不敢在这座陌生的国家里独自夜行。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脚步放缓,尽量与你保持同一个频率。“没想到,我们两个中国人竟然能在摩洛哥的大街上遇到彼此。”

是啊,街道那么多,为何偏偏是在那个下午遇到了与我一样在这工作的你。仅仅一个照面,我就知道你应该是中国人。但你还是问了,当你问出那句‘你是中国人?’后,我们就自然的成了朋友。毕竟远居于此,遇到同是中国人的你,难免不觉有些亲近。

随即,便有了更大的中国社交圈。有了共同的朋友,有了共同的活动和交际。你们曾一起爬过山,看过落日,参加过狂欢。几个月过去,便成了志趣相投的好友。

“如果有机会,很想去感受法国的浪漫。”他见你没有说话,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喜欢法国吗?”

“喜欢。”你接了话。无意间看到了他黑色的运动鞋和黑色的运动裤。他真年轻啊。你忍不住感慨。他比你小两岁,但却并不幼稚,举止绅士,谈吐文雅,当过兵,受过良好的教育,懂得保护女孩,不让女孩独自穿梭于夜晚的街道。

“那我们可以一起去。”他掏出手机,打开了照明灯,照亮了你脚下的路。原来,他看你一直低着头,以为你看不清脚下的路,所以才有了这番举动。

“谢谢。”他的举动真的让你很暖心。他真的很绅士。不远不近的行走距离,顾及你走路的步调,感受你害怕的孤独。每一个细小的举动,都迎合了你的喜好。

你又没有回话。你不知道该说‘好’,还是该拒绝。你的心有些窃喜和动摇。你没想到,会有一个比你小两岁的男孩约你去巴黎。这种窃喜应该来源于你对自己魅力的肯定。

“那就这样说定了。”他笑着回话。

你不解,你并未答应于他,又何来的已经说定了。你锁紧眉头,想着他刚才说的话,许久,你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一句谢谢,让他误以为你接受了邀请。你急忙想解释,但是抬眼,你就到了家门口。

“进去吧。早点休息。”他笑着跟你挥了挥手。

你欲言又止的走进了房间。透过窗户,看到他挥手致意后,转身离去。原来,他要等你窗户里的灯亮后,才能安心的离开。

你的心在此时彻底被暖化了。如冬日里红彤彤的火炉,烤的人全身暖洋洋的。

过了几日,他约你喝咖啡。

你思忖了良久,最终还是答应了。

出发之前,你特意打扮了很久,选择了淡雅而不浓烈的香水,舒适精致的高跟鞋,化了少女妆,只为配的上站在你身旁的他。当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时,你的心跳顿时加速了,你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胸腔里强有力的心跳声。为什么会突然闪过要配的上他的念头。这是个不详的念头,你知道这个念头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你也知道自己的内心接下来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暗示,你突然有了怕意和罪责感。你不知是否该去赴约。

你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如桃花,嘴如樱桃。

呆望了许久,最终,你还是如约而至。

他就坐在咖啡厅悠扬的曲调里,坐在缥缈的咖啡香气后。他穿了藏蓝色的西装,戴了款式适宜的手表,皮鞋光泽有质感,头发用发蜡整理过,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精致且隐匿着几分小心翼翼。

“你的美醉人心脾。”他为你起身拉椅。

你脸红了。心中夹杂着窃喜和自责。

晚餐过后,他开车送你回家。低调简约的纯黑色内室,密闭的两人空间,车中淡淡的香气,古典的音乐无一不向你的大脑传递着同一个信号。你突然就确定了,那时你坐在海边猜到的答案应该是正确的。

他,喜欢你。

回家的路并不远。心里的路却看不到尽头。复杂的情感如同春雨夹杂着三月风,绵长而又稠密。你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坐姿,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手紧攥着裙角,试图以此来掩盖内心的尴尬。这时,你看到了街边行走的一对夫妻,你非常肯定他们是一对夫妻,而不是恋人。因为他们不是并肩行走,而是一前一后的行走,男人快女人两步,却又不曾将其落的很远,他们保持着同一个步调,没有交流,只是静静的走着……

他依旧只是将你送到楼下,等你窗户里的灯亮起后,才自行离去。

待他离开后,你知道是时候要做那件事了。

你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编辑功能,输入了他的通讯号码。编辑了一句话,然后点击了发送。

良久,应该有半个世纪那么久。他的回复到了,他说:“但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你笑了。这个笑容来源于心底。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也只能永远是朋友了,而且他也不再会是那个送你回家,为你拉椅子,等你窗户的灯亮了后才离去的朋友了……

但你并无不舍之感,反倒多了些洒脱之意。你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次心灵的救赎,在错误发生之前,在悔恨到临之前。

你阻断了罪恶的源泉。你没有伤害他,因为你们还未曾开始。你也没有伤害你的先生,因为你与那个年轻男人确实未曾开始。

没错,你有先生,你已经结婚了。

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你被迫来到了摩洛哥,与先生两地分居。你的先生对你很好,他虽早已不再是曾经球场上迎着朝阳奔跑的那个阳光大男孩,他白色的球鞋也早已被鞋柜里纯黑色的皮鞋所替代。但是他却曾在你最落寞的人生低谷期带你去看过黑夜月光下的湖,曾在你笑容最美的年纪陪你在海边摆出腻人的拍照姿势,也曾无数次陪你走过漆黑的巷道,送你回家,更是深情的许诺于你,陪你去浪漫的西藏雪山看日出……

虽然现在的你们多半时间是一前一后的行走,但是你们曾经也并排行走过很远……

你完成了自己的心灵救赎,阻止了自己进一步的堕落。你放弃了玩弄年轻男孩情感的机会,你也最大程度的做到了忠诚。你不是没有动摇过,你也很想与他去浪漫的巴黎,感受爱情初期的新鲜滋味。但是,最后一丝理性告诉你,爱情初期的模样都是甜腻腻的,中期夹杂着不伤感情的争吵,末期确是似空气般的平淡和不可缺少。

你的自我救赎是有意义的,是前于伤害本身,凌驾于痛苦之上的。虽然你只给他发了短短的四个字,但这期间经历过的繁杂情感,只有你自己能够体会。

城市在夜幕的笼罩下,充满了诱惑。而你选择用‘我结婚了’这四个字斩断自己所有通往欲望的道路,完成了最快的心灵救赎。

或许那个大男孩很快会将你遗忘。或许你会独自一人走过一段孤寂的时光。但是克制住了自己不适时开放花苞的欲望,驱赶了花丛中穿梭往来的蜜蜂,正是你对自己做的最好的一次心灵救赎,我相信你的先生也会为你鼓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